Dentons 与大成之间的联合现在生效。如需了解该事务所目前在全球的运营情况,请访问 dentons.com。为方便客户以及其他希望了解该事务所在中国的运营信息的人士,本网站将继续保持公开几个月。
分所业绩}

涉外知识产权案件—最高院开庭纪实——看得见的正义

2019年7月23日上午9:00整,本所合伙人高梅云律师带领其团队的实习律师刘丹,白晓龙,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的参加了某涉外知识产权案件的再审开庭。我们相信,凡是参与过庭审的人员(尤其是旁听人员)都不会忘记这场充满正义、专业、激烈的庭审。

 

案件再审背景

本起涉外知识产权案件,高梅云律师代理的一方主体为以山西省某重点科研机构为主体成立的山西公司,(以下简称:山西公司)负责煤焦炼化技术的开发,并在最终取得该项科研成果的专利。另一方主体为某香港某公司。中间涉及到的还有两个长治市的公司(以下简称:长治公司A.B)。高梅云律师是在二审时接收的案件。在二审程序中,主要争议焦点为双方签订的《资助合同》是技术转让合同,还是普通的资助合同,在二审中,经过高梅云律师团队的不懈努力,将合同性质定性为技术转让合同,与之相对应的香港公司交付的涉案款项应为技术转让费,合同合法有效,技术核心部分已经完成交付,合同需要继续履行,香港公司应该如约定继续支付剩余的款项。

但在法庭审理中,香港集团提出涉案中的部分款项200万,是单独的材料款,要求山西公司返还,于是二审判决支持香港公司的200万元的主张,便引发了再审。

再审询问经过:

开庭采用询问方式,询问的目的是为了让法官进一步判断是否可以再审立案。询问开始,最高院的主询法官首先核实双方代理人的身份情况。对方代理人仅提交了授权手续,但无证明材料证明其与香港公司的关系,依法具备有权代理的资格。高梅云律师在请求法官查看授权手续后发现,对方出具手续的主体是长治公司;接着对方提出长治公司和香港集团的关系,但是没能提供有效证据,高律师指出长治公司非涉案主体,无权出具合法授权。接着对方又提出手机里有香港公司的授权,但是经高律师反击,不符合涉外民事诉讼程序中有关境外案件代理的程序要件的特别规定,法官认为其不符合程序要求;最后,对方拿出一、二审的裁判文书证明自己一审、二审均是代理人以证明其有代理资格,代理手续随后提交。高律师提出由于在二审才介入案件,二审开庭时未查代理人身份,没有机会提出对方代理人身份的异议,法官认为一、二审法律文书载明及对方代理人当庭陈述的身份均与香港公司没有关系,应当首先保证程序合法才能保证实体正义,决定先经合议庭合议。合议时间长达一个多小时,足见最高院法官的审慎态度,专业素养和对法律、正义的维护。

合议后,法官严肃的宣布,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对方当庭不能证明其代理资格,应当作为旁听人员,不能接受询问,若有想要陈述的内容,庭后可提交书面材料以公司名义提交。这样既遵循了法律,维护了程序正义,又许可庭后以公司名义书面表达,实现了实质正义,充分体现了一名优秀法官的专业素养。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一、二审法院都参加了代理的对方代理人在最高人民法院被罚到了旁听席!

询问开始后,整个参与询问的人员只有法官,记录人员和高梅云律师。高律师在一个人直面法官的情况下,沉着应对,条理清晰,表达流畅,用充足的证据材料,丰富的法律知识,专业的理性分析,强悍的逻辑能力向法官还原案件情况,说明争议事实,提出己方观点,有理有据,获得法官的频频点头。

 

通过本次最高院的询问,让我们所有人都感受到了正义的力量和优秀法官,优秀律师的专业素养。

正义不就是在我们法律人的每一次庭审之中得以实现,对,是的,正义不仅要实现,而且要以人们看得见的方式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