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大成”)是一家独立的律师事务所,不是Dentons的成员或者关联律所。大成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成立的合伙制律师事务所,以及Dentons在中国的优先合作律所,在中国各地设有40多家办公室。Dentons Group(瑞士联盟)(“Dentons”)是一家单独的国际律师事务所,其成员律所和关联律所分布在全世界160多个地方,包括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需要了解更多信息,请访问dacheng.com/legal-notices或者dentons.com/legal-notices。

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案件中如何就传销层级和传销人数开展有效辩护

       编者按:笔者近期承办了一起以外汇交易托管为噱头的网络传销案件,当事人郑某系一名211大学毕业生,由于创业失败,急需资金,经朋友介绍于2019年11月开始在IDS平台炒外汇,不到一个月该平台关闭,赔了数十万元。郑某经多方途径追讨钱款无果后,便自认倒霉,重新找了一份新的工作。但时隔一年多,郑某于2021年1月被某公安分局以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刑事拘留,后被取保候审。笔者介入案件后,经过阅卷、调查取证以及与承办人员多次沟通等,最终检察院对郑某作出了不起诉决定。笔者现就本案承办过程中的有效辩点分享如下:

       一、案情简介

       2019年1月,李某等人以互联网为载体,以外汇交易托管为噱头,设立IDS网络平台,利用网络讲堂、线下招商会等形式进行对外推广宣传。该平台设立会员推荐注册制,平台新会员必须由上线会员推荐并帮忙注册成为新会员,审核通过并投入一定金额后成为有效会员,才可邀请新会员,新会员注册后自动成为上线会员的直接下线,平台根据发展会员人数及入金金额设定了8个级别。

       2019年11月郑某经朋友介绍加入IDS平台,注册成为会员并投资获取了宣传发展下线的资格。经鉴定,其所处层级15层,直接发展会员人数9人,伞下会员层级数为4级,伞下会员总人数为50人。2021年1月,某公安分局经侦队接到公安部经侦局移送的案件线索,对郑某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进行立案调查。

       二、辩护策略分析

       由于本案是公安部经侦局转交的案件线索,IDS平台的主要涉案人员经H省某法院审判,对主要涉案人员已经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辩护人认为就IDS平台的性质是否属于组织、领导传销活动进行辩护显然没有空间。通过与当事人沟通,郑某声称他下面的很多会员账号是借用他人身份信息注册,其他人并未参与,实际是他在操作使用。笔者认为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辩护要点。因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规定,传销组织内部参与传销活动人员在三十人以上且层级在三级以上的,应当对组织者、领导者追究刑事责任。根据鉴定,郑某伞下层级为4层,会员总人数为50人,如果能将会员人员降为30人以下,则郑某很有可能达不到本罪的入罪标准。

       三、辩护要点

       通过查阅新补侦的证据以及反复查看后台电子数据,辩护人认为:犯罪嫌疑人郑某未达到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入罪标准,建议对其作出不予起诉的决定。具体如下:

       1、借用他人身份信息注册会员作为自己的下线,但没有实际缴纳相关费用以及参与传销活动,应当从下线会员中剔除。

       根据在案证据能够证明,郑某借用13个人的身份信息在IDS平台注册会员,该13人均未实际投资,也未实际参与IDS的传销活动,均是郑某在实际操作使用,由于被借用人未参与传销活动,资金也没有受损,应当从下线会员中剔除。笔者为此提供了其他法院的参考案例:

       (1)泰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鲁09刑终283号案例

       “经查,上诉人伊某华以亲戚朋友名义个人出资购买15个份额作为自己的下线,上诉人何某平以亲戚朋友名义个人出资购买10个份额作为自己的下线,上诉人伊某华、何某平并没有动员借用身份人员实际加入传销组织,被借用身份人员资金也没有被骗,因此上诉人伊某华、何某平借用他人身份个人投资部分不应计入其发展的人员数量。故上诉人伊某华、何某平及其辩护人的该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成立,本院予以采纳。”

       (2)揭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粤52刑终170号案例

       “刘某花也供述其有用亲属的身份信息去登记成为会员,但其亲属没有参与传销活动。故对未实际参与传销活动的会员应进一步予以剔除。”

       2、没有实际投资、也没有提现的空号会员应当予以剔除。

       辩护人通过反复查看电子数据,发现郑某伞下会员中未实际投资、也没有提现,属于注销状态的“空号”共计19个,由于该下线会员没有任何财产损失,属于无效下线,应当从下线会员中予以剔除。

       根据现有证据可以证明,郑某实际发展的下线人数未达到“三十人以上且层级在三级以上的”入罪标准。

       四、案件结果

       通过跟检察院承办人多次沟通,承办人也认为郑某是否达到入罪标准存在一定问题,但由于是公安部移交线索的案件,不好轻易作出不诉的决定。后笔者引导郑某抒写了一份悔过书,郑某用了一整夜的时间写了一份悔过书,分析了自己误入歧途的原因,表示会深刻的吸取教训,字字血泪,态度诚恳。也许是承办人被郑某的诚恳的态度以及曲折的人生经历所打动,想给这个误入歧途的大学生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最终决定召开听证会,对郑某作出了不予起诉的决定。

       五、案件总结

       1、当事人被刑事拘留后,一定要抓住“37天”的黄金救援期

       刑事律师日常办案过程中,通常会提到“37天”黄金救援期,即当事人被刑事拘留后30天的刑事拘留期(最长)和7天的审查批捕期限。侦查机关在刑事拘留后,会搜集各种证据,以达到证明犯罪嫌疑人构成犯罪、符合逮捕条件的目的。辩护律师如果能第一时间介入,了解案情后提出专业法律意见,努力为当事人争取取保候审。

       2、重视被告人的供述和辩解,发现有效辩点

       当事人是案件亲历者,对案件的情况是最为了解的。辩护律师通过跟犯罪嫌疑人沟通,耐心听取其供述和辩解,有时是能发现非常有力的辩点。本案办理过程中,便是跟郑某沟通过程中,了解到其借用他人身份信息注册账号投资的情况。如果其所述属实,则其借用他人身份信息注册的会员号,很大概率是能够在会员人数中予以扣减,从而有希望降到“参与传销活动人员在三十人以上且层级在三级以上”的入罪标准之下。

       3、对定罪量刑至关重要的证据一定要申请办案单位调取

       本案辩护人了解到郑某有借用身份信息注册账号的情况,便及时给办案单位递交了一份调查取证申请书,将所有被借用人的姓名、电话全部列明,申请办案单位予以核实。很荣幸,办案单位非常负责任的向申请书中列明的被借用人一一核实,补充本案证据,与郑某的辩解能够相互印证。

       4、一定要全面阅卷,尤其是对传销层级、传销人数认定至关重要的电子数据

       到审查起诉阶段,辩护人去案管中心查阅案卷,工作人员按照工作流程将电子卷宗给律师刻录了光盘。辩护人阅卷过程中,发现涉及传销人员上下层级关系的电子数据案卷中没有,后去案管中心沟通,被告知电子数据不能拷贝,之后经过与案件承办人的多次沟通,最后终于同意将电子数据拷贝给律师。最后通过反复比对电子数据以及与当事人多次核实,发现其伞下会员总人数50人,其中14人的账户充值为0,元,提现为0元,属于空号,属于无效会员。最终在传销人数中予以扣除。

       5、专业辩护之外,可以适当的打感情牌

       本案在承办人对起诉还是不起诉犹豫不决的时候,辩护人及时的引导当事人递交了一份真诚的悔过书,对自己的行为进行了深刻反思,让承办人感受到其诚恳的态度以及悔过的决心,最终下定决心召开了听证会。对其作出了不予起诉的决定。

作者:李岩